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深刻把握“兩個確立”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實踐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01/19 Click: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鮮明指出:“黨確立習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反映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心願,對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對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具有決定性意義。”這一重要論斷,是我們黨深刻總結黨的百年奮斗特別是新時代偉大實踐得出的重大歷史結論,既是對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的深化拓展,又是對我們黨百年奮斗歷史經驗的凝練升華,具有深厚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實踐邏輯。

  領導核心和革命理論問題,始終是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的核心問題。在領導核心方面,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在強調人民群眾是歷史創造者的同時,也肯定反映時代要求、代表進步階級領袖人物對社會發展所起的特殊作用。馬克思主義認為,無產階級政黨不是“個人的偶然湊合”,沒有一個權威人物或權威集團,政黨就難以作為一個政治組織存在和發展,無產階級就難以作為一個整體的階級採取有力行動。在總結巴黎公社失敗教訓時,馬克思、恩格斯深刻指出:“巴黎公社遭到滅亡,就是由於缺乏集中和權威。”列寧也曾指出:“政黨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被選出擔任最重要職務而稱為領袖的人們所組成的比較穩定的集團來主持的。”從馬克思主義發展史、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來看,維護黨的核心和領袖的權威,始終是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的一條基本原則。毛澤東同志強調:“實行一元化的領導很重要,要建立領導核心,反對‘一國三公’。”鄧小平同志指出:“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黨章》對此作出了明確規定:在第三條關於黨員必須履行的義務中規定,黨員必須“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對黨忠誠老實,言行一致,堅決反對一切派別組織和小集團活動,反對陽奉陰違的兩面派行為和一切陰謀詭計”﹔在第十條有關黨的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則中規定,“黨員個人服從黨的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組織服從上級組織,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

  就革命理論而言,思想領導是無產階級政黨領導力的顯著標志,更是無產階級政黨先進性的突出表現。一個政黨是否有科學理論的指導,決定著該政黨能否統一思想和行動、能否順利推進革命事業進而確保革命成功。對於革命理論的作用,馬克思如此強調,“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力量隻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就是強調革命理論在革命運動中的重要作用。馬克思之所以成為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革命導師,其偉大歷史作用不僅體現在他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締造者和國際共產主義的開創者,而且體現在他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主要創始人。馬克思主義猶如壯麗的日出,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不僅深刻改變了世界,也深刻改變了中國。習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指出:“在人類思想史上,沒有一種思想理論像馬克思主義那樣對人類產生了如此廣泛而深刻的影響。”這是科學理論對革命具有決定性作用的根本道理。“兩個確立”是深刻總結黨的百年奮斗、黨的十八大以來偉大實踐得出的重大歷史結論,充分體現了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這一根本問題的深刻把握,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增強理論自覺、把握關鍵問題的智慧與本領,是中國共產黨更加成熟的標志,是我們戰勝任何風險挑戰、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根本保証。

  習總書記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指出:“我們黨一步步走過來,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不斷總結經驗、提高本領,不斷提高應對風險、迎接挑戰、化險為夷的能力水平。要更好應對前進道路上各種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風險挑戰,必須從歷史中獲得啟迪,從歷史經驗中提煉出克敵制勝的法寶。”中國共產黨百年來之所以能夠完成其他政治力量所不可能完成的艱巨任務,在同各種政治力量和困難挑戰的較量中一次次取得勝利,根本就在於根據不同歷史時期事業發展需要確立了黨的領導核心,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形成了科學的理論指導。黨的百年奮斗歷程已經充分証明,在實踐中形成一個堅強、成熟、穩定的領導核心,形成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並體現與時俱進品格的科學理論,對於革命、建設、改革事業的順利發展,具有決定性作用。1935年遵義會議前后,中國革命的形勢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決議》對遵義會議的歷史性貢獻作出了深刻總結,指出,“一九三五年一月,中央政治局在長征途中舉行遵義會議,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開始確立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在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開始形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開啟了黨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實際問題新階段,在最危急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同時指出,“在革命斗爭中,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對經過艱苦探索、付出巨大犧牲積累的一系列獨創性經驗做了理論概括,開辟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正確革命道路,創立了毛澤東思想,為奪取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指明了正確方向”。從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到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再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我們黨堅持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相統一、固本培元和守正創新相統一,不斷開辟馬克思主義新境界,創立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形成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創立了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始終閃耀著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光輝,為黨和人民事業發展持續提供科學的理論指導。

  黨的百年奮斗歷程充分証明,全黨有公認的領袖作為核心,有經過實踐檢驗的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作為指導,是我們黨領導人民不斷取得勝利的根本保証。習總書記指出:“要教育引導全黨胸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樹立大歷史觀,從歷史長河、時代大潮、全球風雲中分析演變機理、探究歷史規律,提出因應的戰略策略,增強工作的系統性、預見性、創造性。”確立並維護核心、確立並高擎黨的思想旗幟,是我們樹立大歷史觀、探究歷史規律、因應時代變局的重要舉措。在建黨百年的歷史性時刻,要深刻認識“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兩個確立”是中國共產黨基於百年奮斗、犧牲和創造得出的重大論斷,關乎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關乎黨和人民事業的興衰成敗,必將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社會主義發展史上彰顯其重要的裡程碑意義。

  《決議》指出,“全黨要堅持唯物史觀和正確黨史觀,從黨的百年奮斗中看清楚過去我們為什麼能夠成功、弄明白未來我們怎樣才能繼續成功”。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根本就在於有以習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掌舵領航,有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

  核心作用和真理力量在偉大實踐中得到了充分檢驗。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偉大的歷史主動精神、巨大的政治勇氣、強烈的責任擔當,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貫徹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統攬偉大斗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戰勝一系列重大風險挑戰,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在這一過程中,習總書記展現出了偉大政治家的戰略眼光、遠見卓識、堅定信仰和頑強意志,發揮了黨的核心、人民領袖、軍隊統帥的關鍵性作用,是被實踐証明了的當之無愧的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

  以習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堅持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深刻總結並充分運用黨成立以來的歷史經驗,從新的實際出發,創立了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同志對關系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進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學判斷,就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什麼樣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什麼樣的長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怎樣建設長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等重大時代課題,提出一系列原創性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創立者。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代精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飛躍。這說明,在創造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成就過程中,核心的作用與黨的創新理論的作用密切互動、相輔相成,實踐的成就與理論的成就相互印証,共同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推動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這是“兩個確立”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的根本依據所在。

  “兩個確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依靠。今天,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又踏上了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新的趕考之路。但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前進道路上還存在著許多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各種風險挑戰。《決議》指出,中國共產黨是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隻要我們堅持黨的全面領導不動搖,堅決維護黨的核心和黨中央權威,充分發揮黨的領導政治優勢,把黨的領導落實到黨和國家事業各領域各方面各環節,就一定能夠確保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向前進”。《決議》強調,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興黨強國的根本指導思想,“隻要我們勇於結合新的實踐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善於用新的理論指導新的實踐,就一定能夠讓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大地上展現出更強大、更有說服力的真理力量”。推動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領導核心和指導思想具有根本作用。因此,“兩個確立”的提出不僅有著充分的歷史依據,體現著強烈的歷史意識,更有著現實的必要性和廣泛的民意基礎,既是經過實踐檢驗得來的歷史結論,又是推動民族復興的必然要求,更是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心願,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政治意義、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作者系福建省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福建社科院黨組書記、研究員)